首页 旅游

2020最后一个月,我在西藏等你

作者:原来是柒公子 时间:2020-12-01


明天开始就是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,也因为丁真的爆火和中间小小的误会,大家除了对丁真的家乡川西心生向往,西藏也成了大家梦中的地方。


如果你冬天去西藏,会发现游人少了很多,但是去往拉萨朝拜的信徒却多了起来。


有风又不至于太冷,落叶纷飞,又无萧萧落叶的凄凉感。



但无论拉萨变得多么繁华,在街头巷尾的茶馆里,在八廓街转经的人潮中,你依然可以找寻到熟悉的味道,依然会沦陷在温暖的阳光下,被虔诚的信徒所感动。


总有那么一处,能触碰你心中的柔软,成为你心灵的归宿。




你可以去玛吉阿米闲坐,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看八廓街上人流攒动,倾听那一夜的梵唱。



或者去八廓街转经,在朝拜的人群中做一位虔诚的人,感受信仰的力量。



作为拉萨著名的转经道,藏人称为“圣路”,八廓街街道两旁保存着古城原有的面貌。


它汇聚着来自各地的朝拜者,在老老的街道,在旧旧的小巷,穿着鲜艳民族服装的藏胞和衣衫褴褛的信徒拥挤在同一条转经道上。



在八廓街跟着信徒们一圈一圈的走,像是走了很久,走了很远,没有觉得累,内心很平静。



八廓街上最繁华的一处莫过于大昭寺,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,里面供奉着释迦牟尼等身像,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



寺庙前人潮不断,香火不断,人们在青石板上虔诚的叩拜,口中喃呢心中所想,俯地留下自己的依托,酥油灯的香火长明,让圣灵常驻在此。




大昭寺广场的太阳明晃晃的,来大昭寺一定要来晒晒太阳,磕磕长头。很多藏民从出家门就一路长叩的藏民最终目的地就是这里,只为用自己的全部积蓄为佛祖脸上抹一把金粉。



藏民们很热情,脸上虽然很黑很脏,但从来都是挂着笑容看人的。心中充满虔诚,学着和藏民一般,为自己的父母家人磕上几个长头吧。



八廓街就像一座开放的城,永远人流如织。


所幸的是钻进八廓街的小巷子里,那些隐秘在居民区的小寺庙,只有本地人才会朝拜,却能看到当地最真实的宗教生活。



喜德林就跟拉萨的许多废墟和老房子一样,很少有人去关注。


但查过历史后,你会发现喜德林曾经很辉煌,据说它有地道与大昭寺和布达拉宫相通,后来因政变被焚毁。现在只剩残垣断壁静静叙说着曾经的辉煌。



如今,喜德林完全融进了居民区,包围着喜德林的大院,有藏民晒着太阳、喝着甜茶、聊着天,太阳灶上还烧着开水,生活得十分安静闲适的样子。



策门林在喜德林的东边,隐藏在小巷深处。


若不是还有个标牌,真是看不出来个寺院样,在这里大部分小寺院都是这个状态,从鼎盛到衰败,与民居混杂在一起。



次巴拉康旁便是小昭寺,门前的煨桑炉,香火旺盛。


次巴拉康寺供着长寿佛,因此来此朝奉的人络绎不决,转经人有多少岁就在佛堂里转多少圈。



佛堂内灯火昏暗,通道狭长,藏民们手拿转经筒,口念佛经,互相推挤着,虔诚地乞求平安和长寿。



在八廓街北面,过了著名的夏帽嘎布,朝着大昭寺方向走去,进去的小路左边就是一处小寺庙——敏竹林寺的转经筒,总有很多信徒转它,你也可以加入其间。



大转经筒左边的大殿上是一个类似“洗礼”的场所,每天上午都有众多信徒排队等候,据说拉萨只有两处这样的寺庙。



八廓街,绝对不同一般的街道。


它穿越时空,见证了拉萨的昨天和今天。世界上恐怕找不到第二条街,像八廓街这样承载信仰的同时云集商贾,接受万千信徒膜拜同时笑迎五湖四海的游客。



仓央嘉措说:住进布达拉宫,我是雪域最大的王;流浪在拉萨街头,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



这是中国也是世界最接近天空的圣殿,在生命止步的雪域高原,藏汉人民用双手和智慧,缔造出了一座信仰的丰碑,这就是布达拉宫。



当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雄伟建筑真正出现在眼前时,真的分不清到底该说它是寺庙、城堡还是宫殿?亦或全是。



1300多年的历史,传说中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唯美的爱情故事,它是西藏建筑艺术的珍贵财富,更是雪城高原上的藏民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。



在布达拉宫可以满足你对藏区的全部幻想——无论建筑、珍宝还是爱情,都值得花上一日细细品味。



不过,因为如今每日的入宫人数有限制,进去参观已成为一种奢望,除非你提前几天一大早去排队买票或是从黄牛手中购买高价票,否则就只能在外围转一圈就好。



清晨日出时的布达拉宫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。而观看布宫最佳的地点就是药王山的观景台了。



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布达拉宫的金顶时,它的白壁红墙在晨光中以静默的姿态安然矗立。


跟随玛布日山脚下涌动的人潮,在行走中转动经筒,转动年轮。


我,就在这里等你。





 微博:是柒公子啊 
 编辑:柒公子 

—  年轻人的美好生活指南  —

相关文章